一名女保健销售员的奋斗史

导 语小八,一个成功的销售员,然而造化弄人,一夕之间她一无所有,她会如何选择今后的路?

对于九十年代末的沈阳记忆,有满大街传唱的皇阿玛和那个姑娘,也有满大街的理疗店治疗馆,自由和长寿在街头巷尾无缝连接。也在小八的身上集中体现了。
她比我晚一年到医院,按照院里的规定,新来的护士都要先做半年护工,跟着卫生员一起打扫病房,换床单,发病号饭。只有科室忙不过来的时候,才能给老护士打下手,不过做的也都是些没有技术含量的杂活,足够让人怀疑自己受的几年训练教育是不是白费了。好处是这半年不用倒班,天天早八晚五,有规律。一般新人会在这半年拼命表现,争取给各位主任医生老师留下好印象,毕竟这种事业单位一做就是一辈子,第一印象至关重要。有些姑娘成功的引起了护士长的关注和好感,心里已经惦记着介绍对象了。
小八不是一般人,她从上班第一天开始就表现了不同寻常的“自我”,在护理部主人亲自驾临的迎新会上举手提问,为什么要做护工?医院这种行为算不算浪费资源?她学了四年护理,可不是用来端屎端尿换床单的。主任见多识广,对这种刺头也慈眉善目,要小八有意见尽管提,会上提不够,去她办公室慢慢提。然后看着其他人,你们还有问题吗?没有散会。
小八没傻到去主任办公室单挑,从此上了黑名单,被分配到本院最没有前途的呼吸内科——病人老,奖金少,活琐碎,没前途。小八压根不在乎,去报道的时候,直接给护士长递了一张诊断书,大三阳,传染期,半年病假。护士长目瞪口呆,看着小八扬长而去。
马上又消息传出来,小八上面有人,直系亲属在劳动局,医院领导们才睁一眼闭一眼。 
小八差点没笑差了气,狗屁上面有人,老娘一人吃饱全家不饿。
她是被领养的孩子,亲生父母至今音讯全无。在七十年代末的沈阳,这种事情并不少见。小八算命好,被送给了铁西区的一对工人夫妻。养父母对她还不错,家庭生活不算宽裕,但也旱涝保收,养小八是为了防老,没指望她光宗耀祖,所以也就少了很多管束。填志愿时,父母做主选了学校和专业,小八说,她不喜欢。可没人在意。养父母在小八毕业前夕因为一场煤气中毒双双离世。要是早一年,小八可能会选择离校,因为实在不喜欢。可偏偏就差三个月,不拿毕业证委实可惜。又想学校包分配,毕业就有饭碗,对孤儿一个的小八来说,算是很不错的过墙梯。
到了医院,还是不喜欢,听说要伺候人,更不喜欢。小八在学校的时候有个追求者,毕业后去了传染病院的放射线科,小八请他吃饭,灌了三杯酒,陪了几个笑,弄来了病例。也是那会儿大家防假的意识不强,不然分分钟查出根底来。
小八每个月工资一分不少,高兴了就跑回来跟大家一起开个会,衣着靓丽,耀武扬威,成功收获了一大批嫉妒。据说呼吸内的护士长放出话来,半年后小八销假,愿意去哪儿去哪儿,她伺候不起。
小八没担心半年后的事情,她开始用正规医院国家干部的身份学做生意,那年开始老人们有了保健意识,摒弃了之前的打鸡血甩手硬气功,开始相信科学。于是远红外磁疗等离子修复等等如雨后春笋,遍布大街小巷。
小八穿上白大衣,给一礼堂的老头老太太讲养生,少吃多运动,睡眠要充足。当然想要活到99,还要磁疗配合百步走。小八年轻貌美口齿伶俐,打动了很多老人的心,她笑嘻嘻的一个个握手然后帮人量血压,一惊一乍的说,爷爷,你得注意了,奶奶,你要照顾好自己啊。被小八叫的心都化了的老人们颤颤巍巍的掏出钱,工资卡,按照小八的医嘱,把一大堆乱七八糟能保长命百岁的仪器药物捧回家。
小八认为这真不算骗人,就算没疗效,可也没坏处啊。起码还给他们附加了一个希望,让他们乐呵呵的度过人生最后的时光。
小八的人气越来越旺,很多老头老太太慕名而来,直言不讳的说,就冲这姑娘,我才买你们的东西。小八听了,点点头,转身去找老板谈合作,分红,公司算她一半。那会儿大部分人还没有股份意识,小八不经意成了领路人。老板带着刚买的大金链子,叼着雪茄,摇头拒绝。小八第二天就成立了的自己的公司。
当老板就需要马仔,小八想来想去,还是专业人士靠谱,稍加培养说不定就会出现她这样的天才。回医院私下找了几个人,大家听见“钱”就已经动心了。卖一台机器的提成顶一个月工资。于是答应下来携手创业,向钱看。药厂的小李抖机灵,回家跟在工商部门工作的老娘坦白交代。老娘刚在单位看过文件,上面要联合打击非法保健传销等等,严厉禁止儿子走上犯罪道路。
小八招正规军的计划失败了,开始转向人才市场的散兵游勇,没几天,还是照常开张。小八这次做的是大型频谱治疗仪,有病治病没病强身健体。她还找了几个之前的老顾客站台,表示用了小八的产品好,腰不疼了气不喘了一口气上八楼都不费劲了。一台仪器小一万,对九十年代末的人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,但在健康二字面前,高老头也一掷千金了。
小八旗开得胜,豪气十足的租了棋盘山下的一个别墅办庆功宴,还指明了要先前晃点了她的人都出席。机灵的小李也来了。
小李问小八能不能拓展项目,他可以出厂价拿到沈阳自己出的万艾可(国产伟哥),在小八的渠道给老男人供货,赚钱兼造福。小八点点头,利润三七,你三我七。小李没同意。可他说要考虑一下,没过几天,他给小八回话,渠道暂时不灵。提议取消。
对了,必须要提一下小八的感情生活。在她作妖的不归路上,男人是从不缺席的存在。从帮她办病假的同学,到合作工厂的老板,还有其他医药公司的销售代表,某三甲医院的外科副主任,小八的男朋友基本涵盖了整个产业链。她高兴了就跟他们一起吃饭喝酒开房,不高兴了就换下一个。她没想过和谁长久在一起,在她感觉中,成家是个遥远的不可企及的事。
这只能归结到她的原生家庭,她曾经被亲生父母抛弃的经历。她怀疑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会全心全意爱她。她坚信所有的甜言蜜语都是精虫上脑。她不想再次承受被抛弃的命运,干脆不把自己托付给谁。
小八算幸运,一直没有遇见所谓真爱。她可以肆无忌惮的游戏,自我保护,享受自由。
小八玩着感情,把生意做的风生水起,她很快买了新房子和车,率先步入中产阶级。暖房的时候,张扬的小八包了一家酒店的一层楼,还请了不少她的衣食父母,说好不要红包,回馈客户。酒过三巡,两个从没见过的老夫妻出现了,抱着小八痛哭,一口一个乖女儿,我们找你的好苦……一个老爷爷脱口而出,还珠格格啊。小八笑的灿烂。但是没人指出,人家格格是跟皇家认祖归宗。小八是捡到了两个衣衫褴褛面如菜色的旧人。
不少人以为小八在作戏,当着老人面演孝顺女儿对生意大有裨益。小八心里也有怀疑,但想的不是生意,是真假。 
小八的怀疑在老夫妻准确说出她腋下一块隐藏胎记后彻底打消。她把老夫妻接到了养父母的旧房子,买了全套新家电,还给初次谋面的母亲戴上了一个金手镯,皆大欢喜。
小八不作了。她有家了,可以好好过日子了,原本打算辞职,一个大红包塞出去,改成了停薪留职,这是听了“妈妈”的话,稳定求发展,后顾无忧。乱七八糟的男友不再出现,她专心等待一份真正的感情。她知道她没有被遗弃过。父母的无奈痛苦和纠结,衬着他们对她的深爱。有了爱和珍惜的小八决定不能再为自己活着,她要好好考虑盘算将来。比如结婚生子,比如天伦之乐。小八甚至考虑结束她的保健品公司,弄一个真正的生意做。老父亲有开饭店的经验,小八四处看门面。小八希望有个高起点,要做就做海鲜酒楼,为此小八投入了她全部积蓄,还找人借了不少钱。抵押品是房子车子公司。
小八的人生在横枝竖杈后,好像走到了言归正传的一刻。不过对小八来说,她的言归正传太过破碎——小李一直含恨在心,用了很长一段时间锻炼自己的社交技能,和小八的合作方都混成了哥们,然后搜集了不少小八公司的黑材料,放在老娘的写字台上。彼时已经有不少关于欺骗老年人销售假保健品的新闻,从东方时空到沈阳新闻联播滚动播出。小八的案子层层报到上面,引起了有关部门的密切关注。领导们开会决定,切莫打草惊蛇,等待一网打尽。
小八对此一无所知,为了凑集开酒店的钱,大量入货,准备搞几次大型推销活动,等到产品变现,她就可以全身而退。
有关部门时机拿捏的刚刚好,破门而入的时候,正是小八囤货最多的时候。小八还在给员工培训,如何宣传产品,如何维护客户。小八被当场带走,货物被贴上封条,员工被拉去录笔录,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。
在员工众口一词的交代中,小八是唯一知情者,是主谋,是黑心商人。小八面临起诉,账面被冻结,卖出去的也被要求全部追回,赔偿客户经济和精神损失。
那些天报纸电视连篇累牍都是关于小八的报道,画面上的她被描述成了人面兽心。曾经和蔼可亲的爷爷奶奶找上门要索赔,拉着横幅在小八公司和家门口静坐。等待赔偿。警察来了也不敢管,谁有个磕磕碰碰他们都赔不起。
谁都以为小八这次死定了。小李跟人喝酒时得意的说,活该。被人打了一顿。打人的是一个做金融的大哥,一直跟小八兄妹相称。大哥佩服小八一个女孩子敢闯敢干的精神,决定拉妹妹一把。
大哥打通了关系,小八三天后走出了拘留所。大哥的奔驰停在门口,人没下车,司机过来传话。大哥只能做到这些,其余的不要向他开口,也别找他帮忙。不然就没情分了。小八点点头,看着奔驰绝尘而去。
小八走了十几里路回家,路上盘算着,酒楼没指望了,交出去的定金收不回来,借了的钱还要还,怎么还,先还谁……小八走到一半就有电话打过来,客户的女儿在电话那头破口大骂。说了老人家但凡有个头疼脑热都要小八负责……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,骂人和讨债的相互交替。小八回到新房子,看见树上扯着的横幅。小八突然害怕,她觉得不知道从哪儿就会冒出人来狠狠打她一顿。
小八笑着抹去眼泪,她想起来她还有个家。晚上小八偷偷摸摸回到老房子,盼着能有一碗热饭吃,有几句暖心的话,谁知道等着她的却是空城计。老夫妻卖了家电,带着镯子跑了。小八坐在地板上抽烟,给朋友打电话,大部分都是无人接听。小八那一刻陷入了恐惧,好像全世界只剩下她一个人。她拼命回忆那些曾有的派对,那些笑容和恭维,美好的不真实。 
小八还是小八,在空房子里哭了一天后,她决定站起来。不过是打回原形,原本就是一无所有,有什么好怕?小八原地转了三圈,她现在要考虑的是以后是回去上班,攒钱还债,还是背水一战……其实不存在选择,按照小八当时的工资和欠款,上班攒钱,一辈子别想翻身。背水一战听着悲壮,但也要有水有兵,不然怎么再战?小八决定了,先去上班,缓过一口气,等待时机,东山再起。
对,一无所有才能东山再起。有什么好怕?
小八回到呼吸内科报道,摘下了自己钻石耳环送给护士长。护士长没有过多刁难,不过要小八补上她缺的那一课,半年护工。小八笑着接过扫帚,开始从走廊尽头一下下打扫起来。不知道在她机械的动作空隙,有没有在雪白的地砖上看到……谁。
(故事由主人公提供,“小八”为化名。)
分享到:

温馨提示:本文内容仅供参考,不作为医疗诊断依据。

疾病调养

人群养生

两性养生

运动养生

养生膳食

旅游养生

中医养生

在线养生专家

健康自测

吴光速
擅长:妇科疾病、消化系统疾病、呼吸系统疾病、儿科疾病等。
评分:
免费提问
王冰如
擅长:颈椎病、腰肌劳损、腰椎间盘突出、痛风等各种软组织病变;不开刀治疗各种骨折、关节脱位等骨伤科疾病。
评分:
免费提问
热门医院
善春堂中医研究院
科室:心内科 康复科 耳鼻喉科 脾胃病科
电话:023-86825666
重庆市中医院 (医保)
科室:内分泌科 肾病科 肿瘤科 儿科 治未病中心 泌尿外科 普外科 口腔科 眼科 妇科 肛肠科 乳腺外科 麻醉科 肝病科 风湿病科 呼吸科 针灸科 神经内科 皮肤科 骨科
电话:023-63842760
重庆市北碚区中医院
科室:针灸科 肿瘤科 脾胃病科 治未病中心 耳鼻喉科 妇科 骨科
电话:023-68281618
重庆潼南县中医院
科室:肛肠科 内分泌科 骨科 针灸科 妇科
电话:023-44551551